世界越武道聯盟

2009年7月27日,洲際越武道聯盟於越南胡志明市的會議決定改組,並更改名稱為世界越武道聯盟『WORLD VOVINAM FEDERATION』。並且對於道服、裁判服裝、段位制度、學習系統做了更詳細的制定。並於兩年舉辦一次世界錦標賽。

台灣越武道協會

2013年彭總教練和范文俊教練帶領著台灣第一批越武道弟子完成了內政部登記立案「台灣越武道協會」的建立,更是華人中第一個越武道的建立並取的了世界聯盟的正式承認。宣告在台灣各地建立起武堂(教學教室),未來更要披荊斬棘成為華文圈越武道的拓荒者。

亞洲越武道聯盟

2008年亞洲越武道聯盟於伊朗德黑蘭與十一個亞洲國家組織成立,並選出主席Mohammad Nouhi(伊朗籍)。所舉辦賽事有亞洲越武道錦標賽、亞洲沙灘運動會、亞洲室內武藝運動會。

東亞越武道聯盟

2017年12月17日,經由台灣、日本、香港、澳門四個越武道協會代表開會發起,首任聯盟會長由台灣彭蜀鈞先生擔任。於2015年起兩年一次舉辦東亞越武道錦標賽,促進會員國的技術交流與提升。2018年由中國WKF自由搏擊聯盟代表加入推動中國地區發展。

台南越武道防身術

越武道防身術班教導學員從生活基本禮儀開始認識武術,透過輕鬆有趣的體能遊戲學習如何保護自己。越武道不只是一項個人修練的武術,更需學習如何與他人溝通、搭配完成各項任務。

2013年6月12日 星期三

【國關】越武道改變了越南整個國家意識

越武道已經改變了越南人們的黑暗的心。在1975年共產黨接管該國時,他們逮捕了大師黎桑將他監禁了13年!並且禁止所有的越武道活動很長一段時間。然而,世界越武道家向越南政府證明這不是​​政治。漸漸的,越南重新開始有小團體的練習,越來越多的小團體也他們再次思考。然後他們釋放了黎桑大師,現在擁抱越武道。

Vovinam has changed their dark heart.  in 1975, when the communists took over the country, they arrested our Grand Master Le Sang and kept him in prison for 13 years!!! and ban all Vovinam practice for a long time.  However, we proved to them that we're not political and gradually we start training again in small groups, many small groups... and they think again.  They release GM Le Sang and now embrace Vovinam.

2013年6月5日 星期三

【國關】越武道進軍台灣 - 懷南

  在一波接著一波的口耳相傳和學習風潮之下,越武道這門武術已漸漸地散播到世界各地了。就像過去在世界各地廣設分會一樣,近來也在台灣這塊新大陸吹起開班授課和訓練場所的風潮了。想像一下最近在台灣一群青少年穿著藍色的越武道制服,威風凜凜互相切磋。在臉書上有人用著恰如其名的越南文帳號"Vovinam Đài Loan"(越武道台灣)分享著這些令人驚艷的圖片。相信你一定非常好奇吧,就讓我們來看看越武道是如何在台灣落地生根的。台灣越武道的開端是非常有趣的,因為不像其他地區是由越南人把此文化帶入的,台灣越武道的種子是由台灣人自己萌芽培育的。

        透過臉書,我送了一封中文簡訊到越武道台灣的網頁以表達自己的好奇心以及交朋友的意願;順帶一提,我也表明了我不會說中文,這封簡訊是透過翻譯軟體翻譯的。越武道台灣很快的就回覆我一封英文訊息。從那時起,透過我們的不斷的交流我得以窺探且更加明瞭越武道在台灣發展的人、事、物。

        這個屬名〝越武道台灣〞的朋友是個對越武道有著熱情憧憬的有為青年。29歲的彭蜀鈞是台灣台南市西港區的老師。他對武術有一定的了解,因為他已經學了17年的跆拳道、14年的中國武術、和1年的空手道。他有著跆拳道黑帶三段的榮譽,而且已經當了快十年的武道教學者。他從中國文化大學國術系和舞蹈系雙學位畢業後,擔任體育和越武道的老師。

        他從2011年透過網路注意到越武道這門武術。他以前從未到過越南也沒有接觸過任何越武道認證教師或大師,卻透過Youtube自學了越武道的技巧。憑著豐富的武術背景和對越武道的熱情,他很快速的吸收並且反覆練習從Youtube所學習到的越武道技法。此外,蜀鈞也花費了許多心力研究並翻譯武道教案,以便用中文傳授給自己的學生。他說道,在自我研究學習之後,發現越武道是一門最完整的武術教育系統,更富含著多樣變化的武術技巧(踢、打、摔、擒)。尤其是華麗而流暢的步法節奏和容易學習的防身術。蜀鈞也承認,在學習越武道之後,才理解到在武學殿堂中自己所知的仍然像粒沙一般渺小。目前他也正努力著把自己已知的越武道知識傳授給學生。

        台灣越武道的歷史可以說是一個新生兒,但卻每天不斷的長大和進步。蜀鈞興奮的告訴我他現在有一個瞭解越武道,受過正式訓練的教練。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范文俊。在我好奇詢問之下,才知道他們透過臉書不斷地連絡之後終於在2012年一間麥當勞見面。蜀鈞說,這次的會面徹底翻轉了他對浩瀚武學的看法。

        這位蜀鈞所提的教練是一個年輕的越南人,只有23歲,叫做Phm Văn Tun (中文名范文俊),在臉書上的別名"Tình Phiêu Lãng"。在我聯絡了文俊,小聊了一下,他在台灣工作了兩年的越南人。他回憶起在越南時教他越武道的兩位嚴師,他們教導他越武道的技法還有越武道禮儀(Vit Võ Đo)。大師阮弘道(Nguyn Hoàng Đo)是他在越南的第一位老師,同時他也是太平省中越武道活動的領導。然而在他抵達河內念書之後,他改在河東郡慈廉縣受到大師李勝利(Lý Chiến Thng)的教導。文俊回憶起他的兩個老師忍不住讚嘆的說:他們都很了不起。

        就像魚幫水、水幫魚一樣,蜀鈞和文俊是一對相輔相成的夥伴。儘管有著語言隔閡;蜀鈞還在學習越南文,而文俊的中文不是那麼流利,但是文俊卻很樂意分授他的越武道知識給渴望學習的蜀鈞,因為文俊知道這是對台灣越武道的發展盡了一些小小的貢獻。

        范文俊在高雄工作,只要星期天他有空,他就花了大約一個小時坐火車到台南和蜀鈞會面。他們總是抓緊機會練習越武道。他們不但在學習上互相切磋,而且知道這份友誼得來不易,然而文俊感受到了蜀鈞對於越武道的盡心和熱情。文俊對於蜀鈞的評價就是非常用功、領悟力快、技法進步神速。再者來說,在種種訓練來說,管理和組織是蜀鈞的強項。在受到文俊的實際授課之後,蜀鈞又在台南開了新的越武道課程。不只在國小教學,蜀鈞也在台南市立西港國民中學開了台灣第一個越武道班,現在已收了幾位學生。越武道初始時受到許多老師、朋友和家長的支持,但仍然有著許多難關要克服。大家因為對越武道不熟悉而產生抗拒,但是蜀鈞從不氣餒。在徹底整合之後,蜀鈞計畫成立台灣越武道協會並在未來廣設越武道館;不只在台南,還包括台北和台灣其他地方。蜀鈞也希望在明年拜訪越武道的發源地「越南」並且在地學習更多越武道菁華,他更宏觀的期盼能在未來拜訪世界各地因為越武道而結識的網路武術朋友。

        這個台灣越武道的故事真的特別令人回味再三,因為它不就是一種軟實力的象徵嗎?一個有著豐富武術經驗、已學習了世界知名且主流武術的教練卻僅僅透過網路就愛上越武道。在台灣這座島上早已遍佈了中國和日本的各種武術,而彭蜀鈞卻建立並發展武越南越武道。因為彭蜀鈞和范文俊的這份情誼,他們灑下了越武道在台灣的第一批種子,並且在台灣的土地上不斷的發芽長大。

2013/6/3 01:03 美國加州

原文出處:

作者 懷南 (Hoài Nam)
編譯 徐域哲 (Zak Shiu)

Share

Twitter Delicious Facebook Digg Stumbleupon Favorites More